四,梦与现实(1 / 2)

医院,某个病人突然睁开眼,这是单人的房间。

就陈胜一个人的房间,没有什么仪器,只是身上几处缠着绷带。

“我,我回来了!?”陈胜发不出声音,喉咙渴的冒烟,陈胜从床上爬起。

“额,左手用不上一点力气,大面积的包扎告诉陈胜此时自己有伤势。”陈胜一点一点的走进厕所用嘴接了点凉水喝了下去。

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左脑还缠着绷带。

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躺下。

“这是梦吗?梦为何如此真实,”又想到杀人的场景陈胜赶紧抓起垃圾桶吐了起来。

“这是?”见义勇为?”陈胜看到桌子上的东西也没多想。在床上打坐起来。

“他能告诉我这是不是梦。”

良久。

一周天运转。气血增加了一丁点。

“这不是梦!”陈胜激动的握了握左拳。

“好困。”陈胜在床上躺下。

“额!”

光线从窗户透射进来。

陈胜下意识伸手去挡。

“?老子伤呢。”陈胜又回到了梦里,此时的他正在客栈的地板上。

“真特么乱。”

陈胜慢悠悠地走出客栈。

门外那充满中华气息的建筑,和叫喊的行人让陈胜感到亲切。

“要不要去镖局打工呢...算了,现实就是打工人,梦里还能给自己委屈到了?”

“可是一直这样也没钱啊,又不知道要干嘛...”

“对了,抓通缉犯啊。”陈胜看到街对面的悬赏突然说道。

突然陈胜被人撞了一下。

“黑袍的?”陈胜心里想到。

“抓住那个小贼!”后边一道声音传来。

“小贼休走!”陈胜右手为爪,向着那人左肩抓去,只见黑衣人往左侧身躲过。

陈胜继续追击。

“鹰击毛挚!”只见陈胜身形一闪向着小偷扑去。

只见那黑衣人又一个侧身躲过,一脚向着陈胜踢来,陈胜赶紧交叉双手格挡。

陈胜被直直踹了一脚,带着几个路人摔倒在地。

交手也只在一瞬间。当然...被踹飞也在一瞬间...

“呼呼呼!”后面三人到时黑衣人早已没了影。

“艹!”站中间那人骂了一句便转身离去,看也没看陈胜一眼。

陈胜甩甩发麻发痛的手站了起来。

“我日,这力道。”

“连个抓个小贼都差点把命搭进去,还怎么抓那些凶残的通缉犯...”

“对了,去打听一手消息。”

陈胜去换一套衣服,黑袍将自己的脸遮着。

走进酒楼,吵闹的声音传入耳中,单人或两人的一般都坐在角落,不过酒楼生意火爆。此时已没有空的位置了。

“这是?”陈胜看到了与他交手的黑衣人。

“哟!”陈胜向着他出声。

黑衣人看陈胜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陈胜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伸手出去抓向黑衣人一个鸡腿。

刚伸出手,黑衣人手中筷子向着陈胜打来。

陈胜反手向上用出基本爪法中的“夺”向上抓去。

黑衣人将手往左一撇,木制的筷子如刀一般甩砍在陈胜手上。

‘卧槽!’陈胜抽手回来已晚,小臂处渗出了血。

接着一道女声传来。

“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这只手就在地上了,你在我这儿与三岁小儿无二。”黑衣人叫来小二换了双筷子。

陈胜也叫小二上了点菜。

不过陈胜在意的不是她高强的武功,而是这黑衣人发出的是女声。

“女人?”陈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还往前面探了下一头。

黑衣人一个爆栗敲在陈胜头上。

“嘭!”一声巨响后,陈胜头已经埋在了碗里。

“你再跳跳?”

“呵...”陈胜感觉太皮要死。

这个奇怪时代的人可接受不了这种玩笑。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星星默示录 丧尸世界我修仙 全球灾厄:我从监狱开始升级 旧忆重启 谶言道 无罪申辩神之罪 幽夜星火 末日盟主 不一样的方舟生存 蒸汽凛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