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寨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舞槊 > 第七章 可解

第七章 可解(1 / 2)

让苦尽讶异的是此时此刻这人应该还在村子里那个算命摊子上打着称骨的幌子占别个女妇人的便宜,不管打哪儿说这个油腔滑调的老道士都不应该突兀的出现在这里。

苦尽心里有点没底了,这老家伙不会是来找茬的吧?

听着老道士那句后生可畏,甚为刺耳,怎么听怎么拗口,不过此刻苦尽早已没了心思和他扯东扯西,反感于老道士的凑热闹秉性,恶狠狠的瞪了老道士两眼。

面前那人刚准备开口再说两句挖苦的话,就看到了那只硕大的畜生正目怒圆瞪呲着牙,老道士顿时嘴角抽了抽,闭口不言。

“咦?”

前方姚鸿钧上前看见被灰獒咬伤晕厥在地不动弹的那个少年,蹲下身姿查验后轻咦了一声,语气像是觉得有些惊奇,苦尽被老者的声音吸引,皱着眉头快步上前,姚鸿钧正在从医药箱里翻找东西。

随即便看见晕厥在地上的人手臂缠绕着破布,明显有被人处理过伤口的痕迹,转头看向老道士,眼神不善,后者不以为然。

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紫色道袍头顶偃月冠的老者此时看上去很具高人风范。

姚鸿钧给那少年被灰獒咬过的伤口上撒了粉末状的药物,在把原本包扎伤口的破布撕扯开,小心翼翼的给缠上了白色纱布,再到另外三人身边挨个儿检查,总的探视一遍后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

这才走到正目光交流并无言语对冲的一老一少旁,径直走向与少年对视的老者,只见姚老者神色肃穆面向紫衣道人,双手抱拳,以左手抱右手举至眉眼处,深深弯腰,随即重复一次刚才的动作,语气诚恳:“多亏道长神机妙算来得及时,要不然我们这时才来,就做的也只是收尸了。”

老道士的摊子离着姚鸿钧的医馆并不远,两人打过照面,不过并无交集,道人也从无到医馆看过病,姚神医自然没去过摊子算过命。倒是道人脸皮子厚,刚到这边村子时,实在是饿得不行了,路过高门府邸,厚着脸皮上姚家宅邸讨过饭,主要还是看见了门匾上刻有“悬壶济世”,心想那这主人家应该不会吝啬,院内的帮工给他拿了两个馒头把他打发了,自然是没有和姚神医见上一面再把酒言欢的机会。

时间一长了,隔三差五的都想着去要两馒头吊命,以至于后来的门房直接拿扫帚赶人,老道士才悻悻然离去,路上暗唾:‘什么悬壶济世,尽做些面上功夫,狗眼不识君,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早些把牌匾取下当柴禾烧了吧。’

声音不大,恰好被门房听到,提着扫帚快步上前,老道士仓惶而逃。

至此,便再也没去宅邸讨过饭。

听了姚鸿钧的这番话老道士摆了摆手,手中且又多了一柄拂尘,右手一挥拂尘挽于左手手臂处,捏了一个类似于姚阿尧兰花指的那种扭捏手势,轻弯腰即撅首,回礼道:“姚神医言重了,贫道也只能做一点力所能及之事,后面还得看姚神医医术还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是佛家语,且也是我们道家的思想,贫道也是龙象山天师府正派道家;不是贫道自夸,早年间一路来此不遇山鬼不遇邪秽,妖魔离我哪怕百里地,早就吓得一身颤,皆只因我一身道韵正气。”

老道士一番话让姚家老人眼皮子不留痕迹的轻跳两下,再看着老道闭着眼昂着头一副我就是高人的模样,心里有些打鼓,又仔细端详着那一袭紫衣道袍又不似有假,心想宁拜错不拜过,语气再度谦逊恭敬几分:“先前是老朽眼拙了,没有温酒一杯再请道长到陋室一叙,望道长不计较在心,今日之事才见真章,还是多亏于道长。”

老道面上表情不改俨然更具高人模样了,又享受于这种吹捧,紧接着还是练练摆手:“不碍事,不碍事。就只是贵府上的冷馒头实在磕牙,门槛也高,贫道厚着脸皮三番上门了几次也跨不进去;不过还是得谢过姚神医家风门风皆好,赏过了贫道两次吃食救了贫道的老命,实则大公德一桩,贫道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老道士虽然嘴上说着没所谓,可嘴角似有似无的勾起,皮笑肉不笑。

听过老道这一席话姚鸿钧有些尴尬,这明显话里有话啊,这话说口的意思不是“老子记仇”吗?

姚鸿钧心里有些膈应,又是自己孙子惹的祸,还让别人顺手补救一波,在之前自己家伙计连顿饭都舍不得给予,说难听点还真是别人的心胸大度,滴水报涌泉。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姚老头儿有些汗颜道:“让道长受冷落了,实在是怪我没有做得出表率,一门心思扑在疑难杂症里面出不来。唉,此事实在是有愧于心,今日要不是得遇道长,我可能都不会知道有这起事,亦是老拙昏聩啊!”

“姚神医你莫要自责,贫道也是嘴碎,不晓得那言多必失,不该于此述讲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姚神医专研医术精益求精也是造福百姓的大事,相比之下,贫道正当不足为提,此番小事便且一笔带过,如此言定,你我都不必多说了”紫衣老道士拂尘插于后背,双手合拢,对着姚鸿钧行了稽首礼。

姚鸿钧躬身回礼。

两人一番话一旁的少年听在耳里,嘲笑于老道的自吹自擂,但姚神医在也不好开口多说些什么,就站在一旁看着紫衣老道士装犊子,还真让他装到了。这姚神医也当真眼拙,能把这神棍当高人莫不是书看得多了被迷了眼?

心里打定主意此事一过得提醒姚阿尧,让他在他爷爷面前点明这老神棍,混饭吃的那点伎俩苦尽早就见过了,全他娘糊弄鬼的玩意儿;猜中了就是大师,猜不中也能补救,这一行说话说得晦涩,半句话说完都得留上半句不出口,让人听得云里雾里感同身受,对此,总有傻子进套。

老道算命有两次他给撞到过;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上仙真人 修仙:我老婆居然是女帝 笑主天下 这位道友也太强了 放杯盏 投奔光明 遗憾ing 武侠:大圣!从连城诀开始 花与剑之大宋 南诏玄侠传